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谭天 | 疫情后中国互联网的机遇与洗牌

2020年06月26日 11:37  点击:[]

以下文章来源于谭天论道,作者谭天论道

 

新冠病毒疫情对中国社会乃至全球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就走过了25年年头的中国互联网而言,也产生种种不可忽略的影响,互联网行业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4月10日举办的2020腾讯T+HR峰会上,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腾讯公司副总裁李朝晖分享了他对后疫情时代的看法。他提到,线上线下的进一步融合与企业数字化转型将是大势所趋,出于企业对效率提升的“刚需”,企业服务将迎来春天;医疗健康、文娱产业、教育也有望突破原有天花板,迎来新的行业发展机会。此外,不少行业可能出现新一轮的整合机会。下面分享笔者的一些观察的思考。

 

1、直播带货进入高速发展

 

 

早在2016年我就写了两篇文章《在中国,网络直播到底能走多远》《网络直播:主流媒体该怎么打好这一仗》,对网络直播作了一些分析和展望。去年“双十一"李佳琦的火爆让直播带货进入了风口,日前国家领导人走进直播间,也让直播带货从美妆、母婴等快消品拓展到农副产品及其他商品。我们不禁在想,直播带货到底能火多久。

 

但我们也要看到直播带货作为新零售所面临的挑战。目前直播带货成功者无不建立在大流量的基础上,推销的多是薄利多销的快消品,并不是什么商品都适合直播销售的。比如说董小姐(董明珠)直播卖空调就被“打脸”了,网友纷纷吐槽。由此可见,从线下到线上,进入一个新领域就要接受新挑战,直播带货不是谁都可以玩得转的。

 

 

另一问题是在全民直播的狂欢中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大互联网平台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也是拼了,而传统主流媒体也纷纷试水,甚至拉来政府官员坐镇。问题还是要搞清楚网络直播与传统直播的区别,直播带货也不同于电视购物。为什么李佳琦一喊“OMG”的时候,很多女性消费者都会受不了?为什么罗永浩“不赚钱交个朋友”效果却差强人意?

 

直播带货三板斧:人气+品牌+价格。隐藏背后的是一场技术与人性洞察的合谋。直播带货不是光有网红就可以,甚至有人提出“去网红化”,重要的是供应链和运营团队,匮乏的是直播带货的运营人才。直播带货“大火”背后的问题其实也不少,据中国消费者协会调查发现近四成消费者在直播平台购物遭遇问题。因此需要规范经营和强化监管。

 

 

4月20日,在陕西柞水县小岭镇金米村,习近平总书记走进了当地农产品的电商直播间,他说了四个字:大有可为。传统媒体直播带货是基于脱贫攻坚的逻辑思路,但如果没有产业支持和市场思维也是走不远的。直播带货三要素:渠道平台、粉丝粘度、成熟的供应链及售后服务。因此可以说,“直播带货”首先是货要好,同时还要会带,也就是你的运营能力。

 

直播带货不仅带来互联网的传播形态和媒介生态的改变,还会带来互联网业态的改变。直播带货不只是新零售,它还带来新内容革命。直播带货打通零售与内容的通道,一个新兴产业——内容零售业应运而生。内容产业的本质是零售,内容零售业是一种商业创新模式:它包括内容的IP化、产品化、场景化和智能化。

 

2、在线教育进入“云时代”

 

一场凶险的疫情逼得大家宅在家里不能到学校上学,只好在家里上课。于是在线教育发展一下子进入“快车道”。在线教育有两大块: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前者以学历教育的课程讲授为主,后者以职业教育的业务培训为主,一直以来都属于不温不火的平稳发展。疫情如同助推剂,一下子把在线教育推到风口上。

 

一时间,教师手忙脚乱,仓促上阵,学生也被迫进入“空中课堂”,3亿师生进入了“云时代”。然而,临阵磨枪的教学必然问题多多,老师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备课上,而备课的主要精力不是放在内容的提升上,而是把课程内容从线下搬到线上,有的老师玩转“黑科技”,有的老师疲于奔命,吃力不讨好。由于我国各地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在线教育也会形成新的数字鸿沟。

 

2月17日,清华大学体育部教师胡孝乾在北京家中通过腾讯会议系统为大二学生远程在线上新学期第一节男生体育课(棒球专项)时示范如何做侧面卷腹训练。新华社记者沈伯韩 摄

 

如果说学校教育是为了应对疫情的无奈之举,那么互联网行业就是嗅到商机后的快速抢道,一方面腾讯会议、钉钉等各色各样的直播教育平台迅速切换到战时模式,各领风骚。另一方面,不少互联网企业和传媒公司也选择入市,最近就有多家机构邀请笔者做网课讲师,就看谁能找准定位,提供更合适的在线教育模式和优质内容。

 

全民上网上课,对教育的普及和教育资源的共享当然是好事。如果说2013年是在线教育的元年,那么2020年就是在线教育提速,巨头加快布局重新洗牌的一年。在线教育的红利来了!新一代互联网+教育给教育变革带来重大机遇。如何抓住这一机遇?专家建议要深化教学模式、教学方法的变革和人工智能、互联网+深度融合,迎接新一轮教育革命的到来。

 

 

三、互联网医疗发展”拐点“出现?

 

互联网医疗发展有年头了,但由于网络的易碎性与医疗的安全性的矛盾,发展并不顺利。原来的互联网+往往停留在问诊、资讯和健康知识传播、在线买药等,当已经开始在“智能+产业”层面去构建医疗服务体系时,一些头部企业开始上市,比如平安好医生、1药网,阿里健康也进行了大量整合。整个医疗行业都在搭触点、练内功以及增加合作。

 

抗击疫情之下,互联网医疗和医药行业发生了三个变化:新用户出现,线下成为新入口,新服务得以试水。疫情之下,丁香园率先开始公布确诊病例,统计全国的情况,实时追踪疫情、鉴真辟谣;各互联网医疗企业先后上线了“新冠肺炎义诊平台”“心理援助平台”“远程看护平台”等,将自己的能力开放出来。

 

一些互联网巨头、医疗IT企业、母婴及健康管理企业也都发挥了自己的力量,采购、调动了大量的物资和医疗资源。腾讯健康、腾讯医典、腾讯地图、腾讯新闻等迅速集结起一支100多人的“远程协作特种部队”,相继推出了“肺炎疫情实时查”功能、“疫情感染小区地图”查询功能等、“发热门诊地图”等,互联网巨头的介入形成强大的推力。

 

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互联网医疗和公共卫视大展拳脚,阿里开发的健康码助力有序复工复产。在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的指导下,他们开始研发全国统一的疫情防控健康码系统。如果说过去主要还是医疗+互联网,那么现在进入了互联网+医疗、AI+医疗的新阶段。互联网巨头的深度介入将使互联网医疗发展提速。

 

疫情当中,我们看到了非常多的专业大V,比如钟南山院士、张宏民医生,释放出了非常大的能量。有分析认为,疫情之后互联网医疗将会在企业及服务、个人IP和中国智造三个方面呈现出三大趋势。服务政府、医院、药品零售的企业级服务将成为风口,医生的能量在产业中会持续放大,而新基层医疗发展的基础设施将会得到进一步完善。

 

毫无疑问,这次疫情激活了互联网医疗,在多个领域会形成升级的拐点,将逐步形成线上服务线下治疗的新医疗服务体系,同时也促进传统医疗和医疗体制的变革。互联网巨头的深度介入将助推其发展提速,但是值得提醒的是安全与质量还是互联网医疗的生命线。因此,互联网医疗发展不能唯利是图,还是要持续、稳定、安全、优质向前发展。

 

四、新一代互联网将在中国建成?

 

去年中国互联网刚刚度过25周岁生日,今年初去遭遇疫情灾害,这会给高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带来什么呢?近年来“新一代互联网”成为热词,那么到底什么是新一代互联网呢?在2018年11月17日召开的2018“一带一路”青年创新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在作《开放架构多模态指挥网络》报告时说:“国际社会也正在探讨2030年以后的网络应该是什么样,难道还是现在这种Internet吗?回答是否定的。”

 

邬院士预言:2030年有望出现新一代互联网。目前,国内正在讨论新型网络技术国家的战略布局。刚刚启动的科技部与广东省合作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宽带通信与新型网络重点专项,在广东建立新一代信息网络研究院,核心目标之一就是研发基于全维可定义的新型网络体系架构和关键技术。然而,笔者认为新一代互联网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概念,它还意味着的应用、服务及新的虚拟社会形态。

 

诚然,互联网的更新换代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我们疫情前后已能感觉到新一代互联网的某些特征正在呈现。疫情前一些互联网巨头的战略布局中已见端倪,如腾讯提出的第三变革。在遭遇美国打击华为等中国企业,以商业创新见长的中国互联网已经意识到科技创新的重要,同时驱动商业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变,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第四次科技革命,中国制造将迈向中国智造。毫无疑问,人工智能是最核心的技术。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人工智能无处不在,从战疫防疫到复工复产的预测和管理。AI及相关技术的应用也不仅仅是技术部门的事,它还会引发跨学科多领域的协同创新。面对复杂多变的风险社会,彭特兰教授认为:我们不能再仅仅把自己当作谨慎决策的个体,必须要考虑那些影响个人决策,驱动经济泡沫、政务革命和互联网网经济的动态社会效应。新一代互联网必将为智慧社会提供更多更好的解决方案,而基建大国正在加紧做计算力基建。

 

雷神山医院在用AI诊断肺炎

 

 

 

上一条:施锋 | 关于环艺设计与空间的研究 下一条:魏中林 | 新闻与传播视野中的吴梅村《圆圆曲》

关闭